东京奥运延期违反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回应


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在当时的采访中强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界定:“不发烧不等于没有症状,或者症状较轻容易被忽略。”“一定要非常慎重,不要因为误判引发恐慌。”

那么,到底谁是无症状感染者?这些隐匿的感染者还有多少?会不会引爆第二波疫情?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第二波疫情是否到来关键看4月底,但无症状感染者不是主因。”

“历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但这并非疫情再度暴发的诱因。”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COVID-19最早在武汉出现是2019年12月初,大约1个月后才真正得到确认。其他国家的情况是,从2020年1月下旬输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确认的社区感染,也大约是1个月。这样看来,未能严格控制境外输入病例、未能维持社区隔离才是可能导致疫情二次暴发的关键。

3月31日,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接受《财经》采访时,仍然强调了排除主观因素重要性:病人在报告时可能会忽略胃痛、腹泻等症状,而这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的早期症状。

2月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首次提出“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

他表示,采取调整政策,有利于严控境外疫情向首都北京持续输入;有利于保障国际航班进京旅客的安全健康,也有利于提升入境旅客通关效率。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公布,截至28日24时,新增6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582例,另有一例疑似病例。

浙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教授金永堂告诉《中国科学报》:“没有证据表明我国存在二次暴发疫情和无症状感染者引发的疫情问题,否则我国本次疫情暴发与大流行不会如期得到顺利控制。”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北京也云感染”上发表文章称,即使是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存在因为症状轻微或不能正常主诉(如失语的老年人、儿童等)或因基础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等症状的干扰导致信息采集偏离,同时也有客观证据显示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其实有胸部X线检查异常表现。

此外,香港卫生署陆续扩展“加强化验室监测计划”。昨日傍晚已为从日本抵港没有出现病征的人士提供免费病毒检测。自今天(29日)早上起,该计划将进一步扩展至涵盖所有在《外国地区到港人士强制检疫规例》中所涉地区抵港没有出现病征的人士。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频繁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病例,再次引起恐慌。近日,国家卫健委首度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截至3月31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当日解除隔离302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比前一日减少174例。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婷婷)今天(4月2日),民航局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民航相关信息。民航局运行监控中心主任马兵表示,目前,我国境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是境外疫情不断扩散蔓延。首都机场口岸面临前所未有的输入性风险,成为境外疫情阻击战的最前线。从3月20日起调整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从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航班调整实施以来,运行总体平稳。